汽车行业知识产权权威品牌
首家获得该资质中央企业
国家级汽车知识产权平台
美国三部门联合宣布撤回“2019 SEP政策声明”,明确SEP纠纷可适用反垄断法
发布时间:2022-06-10

封面-20220609.png


6月8日,美国司法部(DOJ)、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和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宣布撤回特朗普政府时期发布的“2019年关于自愿F/RAND承诺的标准必要专利补救措施的政策声明”(以下简称“2019年声明”),并指出该决定是在考虑了公众对2019年声明的意见后得出的结论,撤回2019年声明是促进标准生态系统的竞争和创新发展的最佳行动方案。


1.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2013年1月,DOJ反垄断司和USPTO发布了“关于自愿 F/RAND 承诺的标准必要专利的补救措施的政策声明”(以下简称“2013年声明”),该声明曾建议,“出于公共利益考虑,禁令或者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发布的排除令可能不适用于SEP。”


2013声明.png


2.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2019年12月撤回了2013年声明,确认其没有法律效力,并且同时发布了新的声明,2019年声明强调“在符合现行法律的框架下,禁令救济以及ITC发布的排除令在涉及标准的专利诉讼中同样适用。”2019年声明被普遍认为更有利于权利人,因而遭到了大部分标准实施企业的反对。


2019年声明.png


3. 2021年7月,拜登政府发布“关于促进美国经济竞争的行政令”,指出“一个公平、开放和竞争的市场是美国经济的基石”,鼓励各机构审查2019年声明,以确保其能够充分促进竞争。同年12月,DOJ、USPTO和NIST联合发布了关于“欢迎公众就关于受F/RAND承诺约束的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谈判和补救措施的政策声明草案发表意见”的通知”,鼓励社会审查2019年声明。在对公众意见和评论审查和合议后,三部门发布了撤回声明。


2021拜登行政令.png


从奥巴马时期的“2013年声明”到特朗普时期的“2019年声明”,再到拜登时期的“2021年声明”,其“发布-撤回-发布-撤回”循环的背后,不仅是禁令救济能否在SEP专利纠纷的法律适用问题,而更多的是基于当前美国经济和全球SEP治理现状的政治问题。


本次三部门在撤回“2019年声明”的同时并没有恢复“2013年声明”,也没有明确是否要“严格禁令”,但是通过公告明确的放出了一个信号——拒绝以公平合理的条件发放许可的行为可能违反反垄断法。2020年特朗普时期,在大陆诉Avanci一案中,DOJ曾特地致信法官,称“任何违反FRAND的行为都是合同纠纷,而不是反垄断案件”。本次声明的发布扭转了特朗普时期SEP对于反垄断影响的观点。


根据昨日发布的公告,DOJ将逐案审查SEP持有人或者SEP实施者的行为,以确定其中任何一方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或者其他损害竞争的做法。DOJ首席检察官助理Jonathan Kanter提到:“希望我们逐案处理的方式能够鼓励F/RAND许可证的善意取得行为,并为反垄断执法政策创造一致性,以达到让充分竞争促进美国繁荣发展的目的”。


-- 汽车知识产权点评 --


在FRAND定义不明确、各国对于涉及标准的知识产权纠纷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的环境下,反垄断是规制SEP滥用问题的有效途径。对于我国来说,在市场竞争秩序和保护市场竞争机制日趋完善的大背景下,通过反垄断规制,可以在确保权利人能够得到合理收益的前提下,有效解决SEP的滥用问题,从而推动SEP的广泛实施,促进市场创新,强化我国的科技创新竞争力。